Home | Contact

湘潭市爛焊蓋益智玩具公司

资讯排行

推荐阅读

我悲从心来

2020-04-26 13:06

婆婆的性格本来就内向孤僻,离婚后就更令人捉摸不定了。她说不愿意一个人住,于是便自作主张,掏了近一百万用康程的名字买了一套复式楼,非要我们搬去和她同住。我心里是一百二十个不情愿,可老公是孝子,我也无可奈何。婆婆的难缠,我是婚前就领教够了。我和老公康程相识在a市。我的父母都是老知青,多年前从武汉到了a市,后来就在a市成家立业,相继生下了我和弟弟。也许是从大都市到了小城,父母的心里一直是郁闷的,在小城生活了20多年也始终无法彻底融入当地的生活。

那天晚上,我趁着婆婆下楼散步,小心翼翼地向老公康程提出借钱,老公的反应果然在我的意料之中,他坐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地玩着游戏,头都没抬:你又不是不知道,家里的钱都是我妈在保管,你要借钱就管她借!我积郁已久的怒火终于爆发了:这到底是我们的家,还是你妈的家?无论我做什么都需要请示你妈,处处都要看你妈的眼色行事,既然在你心中只有你妈和电脑,那你干吗把我娶回家?

在我们家里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,只准讲武汉话,不许讲当地话,否则就会招致责骂。小时候,我跟着小朋友玩,学了一口当地话,每次不自觉顺口说出来,母亲就会重重打我一巴掌:没出息的伢,未必你还想一辈子呆在这里!我自幼就出落得漂亮,读书成绩却一直不好,从初中起,就有很多男孩子围在我身边打转儿,母亲总是告诫我:如果你想一辈子生活在这个小地方,早早结婚生子,将来为柴米油盐烦恼,那你想谈恋爱就恋爱吧,我无话可说。可你要是想回武汉,你就要听妈的话,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!

我知道婆婆快被我气疯了,好多次,当我深夜归家,婆婆看着浓妆艳抹的我,眼神凌厉得像刀子。可面对她的审问,我处变不惊:妈,您不是常说我是寄生虫吗?我正努力靠着自己的劳动挣钱,这难道也不对吗?您放心,我挣的钱每一分都是清白的,这个世界上的男人又不全是像公公那样的

我当然愿意回武汉,每年过年,父母会带我回武汉,武汉留给我的印象太美好了:黄鹤楼、东湖、香喷喷的热干面、好吃的糯米包油条。所以,我一直谨记着母亲的教诲,我的身边从来不乏蓝颜知己,但我从没有正式谈过一场恋爱。初中毕业后,我读了技校,毕业后进了当地的棉纺厂,成了一名纺织女工。其间,年轻的车间主任,也是厂党委书记的儿子曾托人到我家提亲,但被我拒绝了。

可老公根本无视我的眼泪,觉得我是在无理取闹,索性不搭理我。我恨恨地回到房间,对着镜子仔细端详:镜中的我依旧年轻,依旧美丽,可为何曾经那么痴迷着我的老公,如今对我的美熟视无睹?从何时起,我和他成了一对最熟悉的陌生人?想着想着,我悲从心来,我觉得,一切都是婆婆在从中作梗!自从2008年婆婆和公公离了婚,她搬过来和我们同住,我的生活便完全变了样

我知道这句话的杀伤力,离婚可以说是婆婆这辈子视为最耻辱的事情。2007年,公公迷上了书法,参加了一个培训班,不想却在那里认识了一个同样爱好书法的女人,临老入了花丛,最后,公公竟然为了这段黄昏情不惜跟儿女决裂,坚决跟婆婆离了婚。

2010年4月17日,我接到父亲的电话:小唯,你想办法筹10万元钱寄回来,这回你弟弟终于要踏踏实实做人了,他和一个朋友准备加盟一个快餐店,就是手头还缺钱父亲在那头絮絮叨叨地描绘着弟弟的远大蓝图,我的心里却犯了愁:在家人心目中,我就是他们的骄傲,所有人都知道我嫁了豪门,婆家有钱有势,所以,每每娘家有什么大事小情,都会向我张口,可他们哪里知道,豪门内也不是随处可以捡到黄金的,我每次贴补娘家的钱都沾着辛酸的泪!

鬼使神差般,我突然想起了前两天在报纸上看见的歌厅的招聘小广告,一个念头涌上心间:婆婆不是最爱面子吗,我偏要让她康家的脸面扫地!就这样,我偷偷跑到那家歌厅,凭着姣好的容貌和悦耳的嗓音,很快就成了最红的陪唱小姐,当然在那里,我有了新名字珍珍。从此,我过着一种分裂的生活:白天,我是按照婆婆的规矩文静贤淑的豪门儿媳小唯;晚上,我是风情万种美丽妖娆的歌厅之花珍珍,陪着形形色色的男人逢场作戏,唱着一首首没有生命的情歌。